微分享 宗亲留言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您的当前位置:中华覃氏网 -> 覃氏渊源 -> 覃氏起源

路史前纪第四卷——皇覃氏(罗泌-宋)

作者:sjjlhjvko 来源:覃四照供稿 发布时间:2012-08-24 17:24:34 点击:4046

     

  
       皇覃氏,一曰光氏(离光:日光,离为日,故称)。兑头(零头,秤兑金银中的小差额)日角(1.额骨中央部分隆起,形状如日,旧时相术家认为是大贵之相2. 喻指帝王。)牜各凰出地衡(古同“”,纵横)在而不治官天地府(知道)!无是故死生同兆(古代占验吉凶时灼龟甲所成的裂纹:卜~。),而不可相陵。治二百五十載。至政1. 极清明的政治。2. 极力施行政治教化。)時,至之謂世,時政再而僿( 1. 轻薄;不诚恳。2. 闭塞。3. 粗鄙。4. 虚伪。)三而復,三則百年矣。 子曰:善人邦,百年亦可以胜残遏制残暴的人,使之不能作恶。矣。胜残,宜若小。然今也,善人之,有待百年。何邪?世之道然也。男子生三十,有立,於是始室父子相及。是故古者三十年而成世,如有王者,必世而仁。一世则变矣。天時、人事皆一更矣。变极乱为极治、生而為无杀、至至安,一朝一夕哉?之去,故必三后复也。五帝无杀者也,三王无残者也,而吾伯則生也、安也。伯一而王,王一而帝,帝則皇,皇則道矣。由安而至於殘,生而至於无杀,必有漸也。至於变于道。移世革,宜必百年而可也。今夫五月旱熯,人知暑也,而阴实生之;十月水霰,人知寒也,而阳实始之。治,亦阴阳与寒暑也。寒暑之期三月而移,治百年而復。善之家知寒暑之必至,故在暑而裘(皮衣)成,在寒而絺,细葛也成,是以寒暑之;善世之君知治之不常,故在安而危,在治而图乱,是以阽危(面临危险)之患。居今之世不今之道,虽与之以天下,不能一朝矣。 嗟乎!自有君汔于尧,如辰放、皇覃、遂人、有巢,为世之期,皆逾二百,正所不;而羲、炎若黃帝、顓、唐、虞且不下於百年。天下大治,由而來,三千年,百世矣。纪载之不可明者,有之矣。四海之內,或合或,或治或隳(毁坏;崩毁),或唱或,或或羸(lei瘦弱),一二世而其風已替,固未有世而能一其風俗者,有名世世,而兴犹必化之一洽,教之一,而民之情始可以一。其周者,苟能不替,则虽民如夷狄,三而帝道可期矣。观时会通,欲速之功哉?奈何国无百年之世,世百年之道,以其代有、不肖,奚啻(亦作“ 奚翅 ”。何止;岂但。)洒,茲文王所以望而未見时之难。此治世所以常少,世所以常多先王之治,所以不务广地而务祥其政,教誠以天下之治乎?其变复也。子曰:博施济众舜其。五之宅,之以桑,五十者可以衣帛矣;、豚、狗、彘之畜,失其时,七十者可以食肉矣。庠序(古代乡学,泛指学校)之教、申之以孝悌之,班白者不道路矣。斯先王之政也,五十者帛、七十者肉,少者有不帛而不肉矣。班白者不戴,少者不免于负戴矣。人之心,非不欲少者衣帛、食肉、不戴也,而所有不,此病施之不博也。內怨女、外无旷夫,則江之民鰥寡矣;老有所、幼有所,則江之民矣。鱼网不入汚池,則鱉不可食矣;斧斤以入山林,則材木不可用矣。斯先王之政也。然江之域,鰥寡孤独无,則人有失者矣。九州之內鱉、草木不若,則物有不若者矣。人之心,非不欲九州之外鰥寡孤皆得养,鱉草木咸若也,而所治有所不及,此病(動詞)之不也。博施济众,此舜之所以病之也。惟易有言:『既,亨小。』世而不至大,吾之仁有不矣。仁有不吾之施有不可得而必矣。施不可必,則天下之寒、、屈、枉、厄、、而liáo依赖;寄托者何時已邪?其生,有弗及矣;,則不有弗及矣,況其邪?是以先王不务广地,而吾之所制,每致其吾所制,苟致其,則四海之內,將有闻风兴起,视则效矣。然修己以安百姓,是必勝、去可也。而者曰:『竢河之清。』,夸者又曰:『日月冀。』是故或七八年、或五六年、或三四年,不至极乱丧亡相仍不止,則其視羲炎、黃帝、辰放、皇覃也。何啻朝菌螟蛉哉?今而匹之,不亦悲乎?此予所以贊古人之久治、而每之三太息也。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关于唐崖土司属覃氏渊源的考证


下一篇覃祥格 一个长阳农民的文化苦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