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分享 宗亲留言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您的当前位置:中华覃氏网 -> 覃氏民俗 -> 节庆习俗

覃氏民间故事(三)

作者:覃发扬 来源:原载《中华覃氏志·利川卷》 发布时间:2009-10-04 10:03:37 点击:1869

五、土司余威镇贪官
  
改土归流了,覃土司奉命到外地去做官。临行时,他嘱咐族人要完粮纳税,如遇勒索,就如此这般地吩咐了一番。
  
这天,土司远房堂孙覃河二正在忙着打冬水田。胡知县带着一帮兵丁找到覃河二,说:皇上开恩,今年还要另征丁粮,马上交,否则,带你人走。河二想,我早已完粮,前天我才从县里回来,也未听人说什么另征丁粮,准是如土司爷所说的贪官勒索。主意打定,河二对知县一行人说:莫生气,莫生气,我把这最后三铧田犁了,就带大家到屋里说话。
   他慢吞吞地,好大一阵才犁完。一上岸,河二说:别忙,贵客来了,我得把这牛脚洗一洗。说完,他抱起一头大水牛,就象抱一只小猫,慢慢地浇水给牛洗脚,差人们看神了。
  
河二给牛洗完脚,扛着犁头,拉着牛,才带知县一行人回家,他们早已等不及了。快到家时,一群恶狗猛地扑出来,把知县一行人吓懵了。河二放下犁头,叫一差人拉着牛,顺手扯起一根碗口粗的楠竹,大声吼道:你们这些看门狗,好不晓事。舞着楠竹,朝狗群扫过去,狗子们一路逃生去了,差人们个个伸出舌头,赞口不绝。
  
一进屋,河二忙叫家人彻茶。他走进磨房,掀掉磨子,一只手提着若大一个磨盘到厨房去。一会儿,他用磨盘端了十来杯茶来到知县一行人面前,一只手端着磨盘,一只手向知县献茶,还说:不呈敬意,请老爷宽恕。差人们忙着自己前来端茶,手抖得把茶洒了一地。
  
喝了一会茶,河二吩咐家人为知县一行人准备午饭。胡知县和差人们一阵耳语后,故作镇定地对河二说:老哥,别客气,喝了茶,我们还要到别处走一走,这次不用打扰了,下次定来品尝您的佳肴。话刚说完,知县一行人忙起身离去了,再没提另征丁粮的事。
  
胡知县好不贪婪,人称雁过拔毛的角色。但从那以后,他再也不敢到覃河二这方来敲诈勒索了。覃氏族人们交口称赞说:土司老爷果然料事如神!
                                                     (覃发扬搜集整理)

 

                                六、土司神现白龙塘               

 


   五黄六月,覃土司到忠路安抚衙门办事回来,一下木城,太阳正火,只觉人困马乏,浑身懒洋洋的。
  
走近双叉河(一个两条河汇合的地方),河水翻滚,波浪滔天,河水淹了大路。
  
近几天没下大雨,沿河下来也未见涨水。土司颇觉奇怪,对双叉河欠身道:请河水退去,让我一条路,好急急回家省视老母。过一会,水仍未退,还从水里探出一条白龙,频频向土司示意。土司又向白龙拱手道:好白龙,请让我一道,好回家探母。来年定在这里修一大庙,以供神龙安享。好大一会,水仍未退,白龙还在摆动着身子,水已漫到土司面前。土司大怒,喝道:孽障让道,不然,休怪勿礼!紧接着,拈弓搭箭,一箭正中白龙咽喉。白龙翻身落水,大水退下路去,土司才得以前行。
  
今天的事好不蹊跷,土司一路想着没精打采的。快到家时,老远就望见老母在院坝等待儿子。母亲把儿子让进屋,土司把路上的情况向母亲秉报一番。一听到儿子怒射白龙时,母亲大惊道:不该,不该呀,白龙即是吾儿,我生你前正梦见白龙附身。看来,吾儿该寿终正寝了。母亲把儿子领到堂屋,在历代先祖神位下,正有一枝带血的金箭,这箭正是土司的。一出大门,土司的脚在门坎上绊了一下,一倒身即离开了人世。
  
母亲安葬好儿子后,在双叉河立了一块石碑,上面大书白龙塘三字,以怀念自己的爱子。从此,双叉河就成了白龙塘,也有人叫白了,说是白龙滩。从建南到乐福店,一定经过此地。
  
那支箭,就永远存放在覃氏历代先祖神位下,直到解放后才不知下落。
  

   (《利川县志》光绪版第311页载“……白龙滩……相传建南土司射龙于此
  
                                                       (覃发扬搜集整理)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覃氏民间故事(四)


下一篇覃氏民间故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