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分享 宗亲留言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您的当前位置:中华覃氏网 -> 覃氏民俗 -> 节庆习俗

八秀才的故事

作者:覃守宪 来源: 发布时间:2010-05-03 14:31:12 点击:1709

八秀才的故事

八秀才者,覃姓也,其生卒年月皆不详,族谱亦无记载。据老一辈人的传说,大约在明朝万历年间(1570年左右),有覃公元臣携家人来到今大屋场定居,公所出四子,长子廷相奉荆王敕管理土司,世袭廕生;次子廷解、四子廷栋皆文庠;三子廷举,为崇祯武举。相公长子之升、解公子之瀛、举公长子之晋俱是文庠,举公三子之鼎是武庠生。公虽然算不上钟鸣鼎食之家,却也家豪富室,世代书香,子孙两代人中,先后有八人获得“秀才”功名,时称“八秀才”之家。其中,廷解、之瀛二公葬于花屋场后山观包岭之古坟园,墓碑犹存。

 

 

 

覃公定居以后,开始大兴土木,几年间,修起了九个丹墀,七个曹门、青砖布瓦的深宅大院,同时,筑墓陵,修仓库、围马圈,占地之广、规模之大,建筑之精,数当时当地之最,大屋场即因此得名。

 

 

 

几年后,覃老孺人去世,“孝宴”之隆重可想而知。亲朋云集,幡幛盈宅,鞭铳火药,震天动地。同时请来了长阳、长乐两县的几十个资深道士做了七天大斋,连日锣鼓喧天,通宵达旦。同时,放“流水席”,不论远亲近邻,不论亲疏贵贱,不论时间长短,前来吊唁者,都可以随时进餐,所以人来人往,川流不息。出柩时,更是“满山皆白”,热闹非凡。

 

 

 

当灵柩抬到“墓陵”以后,下肆时遇却到了麻烦。按照封建习俗,安葬死人的日期、时辰不能压后人的生庚八字。由于后人多,生庚八字便也复杂,逐个演算推论,就是找不出适合下葬的时辰。于是,掌坛的道士说:等到人戴铁帽子、马骑人、鱼上树,自然可以下葬,不与任何人的生庚八字相干。为了后人的兴旺发达,孝家也只好借山停柩,搭起临时帐篷,将棺椁停下来等待。白天由道士们继续念经超度,晚上,由孝子们轮流守灵,上香烧纸。

 

 

 

时间一天天过去。正当人们急不可奈时,恰好一个老人给别人送“锅”,因为太阳大,便把锅顶在头上遮阴,从这里路过,孝子们见状,喜出望外,急忙上前叩头,将“头戴铁帽子”的人留了下来;又等了很久,一个木匠给别人做了一对“木马”,扛在肩膀上给用户送去,正好从这里路过,孝子们又连忙上前叩头,将“马骑人”留了下来;一直等到太阳快要落山时,一个外乡人在中溪河“抢闹”,回家时路过这里,便凑过来看热闹,顺手将所抢到的两条鱼挂在树上。孝子们一见,连忙上前磕头挽留,宾客相待。三条终于实现,正是亡子入土的良辰吉时。人们便开始忙了起来。

 

 

 

“井”打好以后,棺椁下肆之前,除了道士做“法事”以外,掌坛的道士还要在井底烧纸、画符、拜四方、撒禄米,同时,嘴里念念有词,说一些奉承和吉利的话。在撒禄米时,一边撒,一边不时地向周围的人提问,回答当然是越吉利越好。当掌坛的道士喊道:“撒一撒,发一发,是发哒败,还是败哒发?“发哒败”!在场的人高声答道。本来应该回答“只发不败”,然而,周围的人一连忙活了十几个日日夜夜,个个熬得人眉鬼眼,糊里糊涂,心想“发”比“败”好,就顺口回答了!当时,孝家以为都是帮忙的,不过随口而出,也没有十分在意。

 

 

 

说来也巧,时隔不久,八秀才的母亲清早起来,一开门就看到对面九猪冲里一路有九匹白马,大摇大摆地直下天池河,饮水之后,便无影无踪了。家人得知以后,疑为传说中隐藏在九猪冲的九猪槽银子,白马可能是银子的化身。于是,老妇人便私下对天许愿:“如果能得到这九猪槽银子,愿意用九颗人头作为交换”。老妇人贪婪地许下了“人头愿”也种下了祸根。

 

 

 

事后,八秀才家几经周折,终于找到了这批藏银的地方,就用九匹骡子把银子驮回家,由于众所周知,放在家里,终日提心吊胆,便秘密地将这批银子转移到“万岩沟”的深山老林中,藏在一个岩洞里,自己管他叫“骡子洞”。藏好以后,再用石头将洞口封紧,没让任何外人知道。

 

 

 

俗话说“一发如雷”。八秀才本来就家财万贯,一夜之间又得了这批白银,成了富裕户加“暴发户”,更是财大气粗。于是,买田置地,再兴土木,一时间,邻近的土地基本为其买断。

 

 

 

八秀才家在大屋场本已建有规模宏大,配套齐全的住房,买下今花屋场的近千亩土地以后,觉得原来居住的地方比较边远,于是将其改为“马圈库房”,专门用于养马、收课、存放粮食和财产。重新在地势相对平缓的地方修起起了更大规模的“园林式”宅院,其设计和建筑工艺比原建宅院更为精湛,砖木结构,雕梁画柱,飞檐斗拱,曲径回廊,不仅结构谨严,气势宏伟,而且,墙壁、门窗都是油漆彩画,其富丽堂皇,空前绝后。同时,在宅院周围,广植桂花树,新宅匾额题名为“桂花栋”。花屋场也因此而得美名。

 

 

 

在新修宅院的同时,在房屋东头,修起了家庙,名为“白土地庙”;同时,兴修水渠,将“杀儿坡”洞门口的泉水引到“桂花栋”门前,开挖出一个长宽数十米的“人工湖”,在“人工湖”边,修起了“桂花台”、在湖的中央修起了“水阁凉亭”。一年四季,波光粼粼,云树垂影,鸟语花香,有如蓬莱仙境。

 

 

 

优厚的生活,自然令人玩物丧志。八秀才一家人既无心官场,也不设馆授徒。据说,家里的男人们经常聚集在“水阁凉亭”,与朋友饮酒作乐,或论诗作画,或扶琴对弈,优哉游哉,终日不散。每日三餐,由丫鬟们用小木船送到亭台,极尽享受之乐。

 

 

 

同时,除了庄田课地以外,家里还雇有大量的长工,除了生活服务,打理农田,就是完善基本设施建设。可以推断,花屋场那一大片井然有序的水田,应该也是这一时期,土地为八秀才一家所有时,雇工改造的而成的。

 

 

 

到清乾隆末叶,八秀才家族中,年长者先后去世,家产全由八秀才(应是之鼎公)掌管。这时,由于久旱不雨,粮食饥荒,花屋场对面帽子山上“古城堡”的土皇帝得知八秀才家资巨富,便派人前来借粮,八秀才满口答应。于是,土皇帝派了九个身强力壮的士兵前来背运,夜晚住宿在八秀才家里。由于八秀才的母亲为了得到银子,曾经对天许下过“人头愿”,一直没有机会偿还,悬在两代人心里,没有着落。八秀才的夫人看到前来背粮食的正好九人,以为是天赐机缘。于是,亲自将宝刀磨得铮亮,等到客人全部睡熟以后,秀才夫人便拿出宝刀,端着血盆,依次在各人的颈项上虚晃一下,表示取人头的意思。当轮到第九个人时,这人突然醒来,发现秀才夫人手拿宝刀,意欲杀人,不胜惊骇,但又不敢声张。由于没有人员当场伤亡,加上借粮本是求人,只好忍了。

 

 

 

第二天早饭过后,九名士兵背着粮食回九猪街,过九猪河时,被刀锋试过的八人全部被大水冲走了,只有第九个人幸免于难。这人逃回城堡以后,将在八秀才家所见情形,如实禀报了土皇帝。土皇帝听后“龙颜”震怒,认定是八秀才家故意捣鬼,谋害人命。于是决定申请官府,发兵报仇。

 

 

 

第二天,土皇帝在长乐府野大雄的帮助下,将保护“城堡”的大炮对准八秀才的的“马圈仓库”猛烈炮击,将其夷为平地。接着,亲自率领兵马,杀到到花屋场,将八秀才家的楼台亭阁全部烧毁,财产抢劫一空,一家人几乎被斩尽杀绝。只有八秀才带着几个子侄经五峰逃往湖南,埋名隐居。八秀才夫人单骑出逃,走到中溪“一碗水”时,前无杀师,后无救兵,走投无路之际,毅然纵身跳下深涧,坠崖而死。由于用力过猛,在路边石头上留下了深深的“兜根印痕”,一直到修建花中公路时,印痕才被炸掉。据说,此后的几十年中,谷底经常是白雾撩绕,阴气森森,令人望而生畏。

 

 

 

在这次事变中,曾经显赫一时的八秀才家族灰飞烟灭。只有二秀才死得早,年轻貌美的夫人守身如玉,终身未再嫁人。土皇帝嘉其操守,所立贞节牌坊幸免劫难,一直保留到解放初期。大屋和花屋两处遗址尚在,“农业学大寨”中,改田和开挖堰塘时,断断续续的墙脚石和大量的青砖、布瓦、以及精致的石条、赏礅,石雕门拦等物件出土,隐隐约约见着证这一段历史的辉煌。只有万岩沟“骡子洞”的藏银,成为绝世之谜。尽管后来不少人探山寻宝,除了险崖绝壁之上人工占出来的礓碴子印痕,记录着寻宝人的足迹,其它一无所知。由于这样一个美丽的传说,“万岩沟”从此变成了“万银沟”,一直到现在。

 

 

 

解放前后,不少人去过湖南八秀才后人们居住的地方。得知那里的八秀才家族依然沿袭着“中州堂”覃氏的派系,虽然已经不晓得花屋场和大屋场,但知道祖辈流传下来典籍。所去之人,只要知道“桂花栋”、“溜石皮”、“白土地”三处典籍的,他们便会视为族人,盛情款待。不过,据回来的人讲,这些典籍,也只有六十岁左右的人还在意,现在的年轻人已经淡忘了。

 

 

 

也许,再过几十年、上百年,八秀才的故事就变成一个名副其实的美丽传说了。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火烧覃侯伯”(骄阳荷飘 摘录)


下一篇覃氏民间故事(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