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分享 宗亲留言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您的当前位置:中华覃氏网 -> 各地覃氏 -> 其它地区

2015年和2016年的每一次『偶然』

作者:覃遵海 来源: 发布时间:2016-06-01 21:38:04 点击:3330


   2015年和2016年的每一次『偶然

                                  覃遵海 写于台北寓所

                                                2016530

                             〔一〕    

1975年左右,台湾的社会开始流行传唱『校园民歌』,当年有许多脍炙人口的歌曲风靡一时,几乎在年轻人的聚会、团体活动、郊游旅行、庆生欢聚…等余兴节目中,都会全体引吭齐唱几首民歌,带动现场气氛,其中有一首『偶然』几乎是必选曲:『偶然~就是那么偶然,让我们并肩坐在一起,唱一首我们的歌,纵然不能常相聚,也要常相忆,天涯海角不能忘记,我们的小秘密。为什么~忘不了你?为什么~惦记着你?多少的时光流走?多少的记忆在心头?你悄悄的来,又悄悄的走,留给我的只是,一串串落莫的回忆!』。

这首40年前曾经流行全台湾的校园歌曲,歌词虽然没有『徐志摩』写的『偶然』那么有新诗的意境,但它浅显易懂的词意,道出了人生际遇中的聚散离合,是如此的无奈和难舍,一个人因为经历了许多『偶然』的聚散,串成了自己精彩丰富的生活故事,以及欢聚和离愁交织的过往岁月。

2007年第一次返乡探亲的『寻根之旅』开始,9年多来,每年从台湾经长沙、常德、津市到石门老家,一路寻访67年前先父母在大陆生活成长的足迹,和血脉相连的亲人,依据残缺的旧址信息,走访先父母曾经住过的房宅和曾经担任教师的学校,有的是『青山依旧在,景物已全非』,有的是『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所幸先父母在1991年返乡时,还能见到先父的亲哥哥以及我的堂兄弟姊妹和姑表兄嫂,也见到了先母的亲妹弟和我的表弟妹,16年后我们回乡时,除了伯父母、二堂兄和三堂兄已经作古以外,其他的亲人都仍健在,因此积极打听寻觅,设法和这些健在的亲人相见认亲,并屡次登门造访深度来往,十分庆幸只花了23年的功夫,就将先父母数十年来日思夜念的亲人,陆续找回连系的脉络,也和这些亲人的下一代,建立起人脉和日后通联的管道,但是好景不常,从 20103月到20111月中,在不到一年的时光内连续失去了三位最亲的亲人,先是唐励表妹于20103月病逝,接着是遵雄大堂兄在201012月撒手人寰,紧接着是20111月静媛姨妈也以90高龄随表妹往生了,在他们三位过世前,我和拙荆致果特别安排在2010年春节除夕夜,专程回长沙和石门老家,分别陪他们过春节吃团圆饭,没想到那次的相聚,竟是此生和他们相见的最后一面,至今回想起来,心中仍然不胜欷歔,这就是聚散无常的人生啊!『偶然~就是那么偶然,…』。

                          〔二〕

2015年元月下旬,在台湾与石门家乡的堂弟治才联络,这是我们自20141219日从石门返台后,才相隔1个月时间的第1次通话,没想到长侄女艳艳告知,在我们离乡后一周左右治才弟就脑梗发作,左半身完全麻木动弹不得,即刻紧急送医抢救,住院治疗1个多月,病情终获得控制渐趋稳定,医生嘱咐须长期服药还得改变饮食习惯,需少肉、少油、少盐、少酒之外,一定要持续不断复健,才能慢慢恢复行动与生活自理能力,幸亏有了弟媳李新明女士日以继夜的悉心照料,治才弟的坚忍意志,经过半年咬牙苦撑的锻炼,在2015814日,当我回到石门故乡再见治才弟时,他已能自己行动不需拐杖也无须搀扶了,虽然走路时左脚一瘸一拐不良于行,左手还不能使力,无法持物或端碗,但这已是大幅进步也让人非常振奋了,治才弟亦知珍惜这成果,认真强迫自己养成自每日清晨五时开始,沿着澧水河堤走路运动2小时,晚餐后再走2小时的好习惯,风雨无阻从不间断,2个多月后,20151023日,当我们要从石门离开的时候,虽然仍有些瘸跛,但已能自己慢慢走去商贸城菜场买菜,也能自己端碗吃饭、洗澡、穿衣穿鞋自理生活了,之后又经过半年多到最近,我们从电话中得知,今年六秩晋九的治才弟在这一年多来,复健状况很有成效,行动和生活作息几已复元90%了,所有在台亲人都为他感到高兴,目前他是先伯父章学公四子五女的后人中,硕果仅存的堂兄弟了,同时他的家庭景况也正渐入佳境,长女艳艳经营『文轩书店』有成,刚结束一段不理想的婚姻,法院判决11岁的女儿归母亲抚养,这段离婚官司缠讼经年,现在终于有了差强人意的结果,摆脱了多年的不豫和困扰,次女海红拜国家放宽2胎政策所赐,现正怀有第2胎,长子已12岁,就读永兴学校初中一年级,次女婿蒋训登目前在上海,和弟弟训高合营『航佳金属加工公司』,业绩日益稳定成长,最近海红夫妇在石门一中附近区,又添购了一户140平米左右的商品房,这些喜事,都象征着治才弟的家庭,正在欣欣向荣,否极泰来,前途一片好景,希望治才弟一定要善自珍摄,勤于锻炼,毕竟有了健康的身体,才能含饴弄孙,参与陪伴孙儿的成长过程,真正享受自己的幸福晚年!

                          〔三〕

2015515日至519日,我和拙荆致果报名参加她公司举办的『金门、厦门员工旅游活动』,因为从未尝试过两岸『小三通』的旅游路线,所以兴致勃勃充满好奇,期待走一趟台湾早期先民从厦门渡海来台的迁徙路线,想象四百多年前,大批广东、闽南人士,乘风破浪冒着生命危险,移民台湾这个海岛,是需要多么大的决心和勇气!在台湾民间日常使用的『台湾话』其实就是『闽南话』,能够到『台湾方言』的发源地『福建闽南』,印证当地的风土人情和台湾现代的生活风貌,有多少连结和变化?也能启发一些思古幽情呢!

54夜的旅游活动中,感觉好像在台湾环岛旅行,语言、景物和饮食习惯都没什么太大差异,唯一让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景物,就是客家族群的生活圈–『土楼』,这种群聚生活的建筑型态,在台湾已经看不到了,大陆闽南地区还能完整保存如此独特的文化遗产,诚属难能可贵!

金门这个曾是台湾最前线的战地,随着海峡两岸关系的缓和,已经完全没有全岛备战的肃杀气氛了,整个岛上除了从前的军事设施和武器,保留作为观光景点外,民众的生活型态,和两岸任何一个典型的农村景象,安宁静谧的感觉没什么不同,倒是听说岛上居民的社会福利十分优渥,有不少的台湾本岛居民,想将户口迁过来当金门居民呢!

 


记得初中时,读过一篇古文,『南朝·宋·刘义庆《世说新语·夙惠》「晋元帝因问三岁之明帝:汝意谓长安何如日远?答曰:日远,不闻人从日边来,居然可知。」元帝异之。明日,集群臣宴会,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我的家在大陆上─ 2014年返乡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