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分享 宗亲留言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您的当前位置:中华覃氏网 -> 覃氏渊源 -> 覃氏土司

溪州铜柱铭文

作者:sjjlhjvko 来源:覃四照供稿 发布时间:2013-07-24 22:37:29 点击:2057

天策上将军、江南诸道都统、楚王希范。
  天策府学士、江南诸道都统掌书记、通议大夫、检校尚书左仆射兼御史大夫、上柱国赐紫金鱼袋李弘皋撰。
  粤以天福五年,岁在庚子,夏五月,楚王召天策府学士李弘皋谓曰:我烈祖昭灵王汉建武十八年,平征侧于龙编,树铜柱于象浦。其铭曰:金人汗出,铁马蹄坚,子孙相连,九九百年。'是知吾祖宗之庆,胤绪绵远,则九九百年之运,昌于南夏者乎?今五溪初宁,郡帅内附。古者天子铭德,诸侯计功,大夫称伐,必有刊勒,垂诸简编,将立标题,式昭恩信。敢继前烈,为吾纪焉。弘皋承教濡毫,载叙厥事:
  盖闻牂牁接境盘瓠遗风,因六子以分居,入五溪而聚族。上古以之要服,中古渐尔羁縻,洎帅号精天(夫),相名泱氏。汉则宋(宗)均置吏,稍静溪山,唐则杨思兴师,遂开辰锦。迩来豪右,时恣陆梁,去就在心,否臧由己。
  溪州彭士愁,世传郡印,家总州兵,布惠立威,识恩知劝,故能历三四代,长千万夫。非德教之所加,岂简书而可畏。亦吾(无)辜于大国,亦不虐于小民,多自生知,因而善处。无何忽乘间隙,俄至动摇。我王每示含弘,尝加姑息。渐为边患,深入郊圻;剽掠耕桑,侵暴辰、澧;疆吏告逼,郡人失宁。非萌作孽之心,偶昧戢兵之法;焉知纵火,果至自焚。
  时晋天子肇造丕基,倚注雄德,以文皇帝之徽号,继武穆王之令谟,册命我王开天策府。天人降止,备物在庭。方振声明,又当昭泰。眷言僻陋,可俟绥怀。而边鄙上言,各请効命。王乃以静江军指挥使刘勍,率诸部将,寸(付)以偏师。钲鼓之声,震动溪谷。彼乃弃州保险,结寨凭高,唯有鸟飞,谓无人到。而刘勍虔遵庙算,密运神机,跨壑披崖,临危下瞰。梯冲既合,水泉无汲引之门;樵采莫通,粮糗乏转输之路。固甘衿甲,岂暇投戈?彭师杲为父输诚,束身纳款。我王愍其通变,爰降招携。崇侯感德以归周,孟获畏威而事蜀。
  王曰:"古者叛而伐之,服而柔之,不夺其财,不贪其土。前王典故,后代蓍龟。吾伐叛怀柔,敢无师古;夺财贪地,实所不为。"乃依前奏,授彭土愁溪州剌史,就加检校太保。诸子将吏,咸复职员;锡赉有差,俾安其土。仍颁廪粟,大赈贫民。乃迁州城,下于平岸。溪之将佐,衔恩向化,请立柱以誓焉。
  於戏!王者之师,贵谋贱战,兵不染锷,士无告劳。肃清五溪,震讋百越,底平疆理,保乂邦家。尔宜无扰耕桑,无焚庐舍,无害樵牧,无阻川涂,勿矜激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长阳普舍堂族谱记载的湖南石门覃..


下一篇鄂西、湘西覃氏土司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