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分享 宗亲留言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您的当前位置:中华覃氏网 -> 覃氏文化研究 -> 研究论文

答汝先公身世辩正

作者:sjjlhjvko 来源: 发布时间:2019-07-11 11:36:07 点击:354

昨天《中华覃氏志》主编覃发扬宗亲给我发来三篇文章:即原载一修谱的《覃氏水源木本》、覃业翼(石门)宗亲所作的《添平千户所考》和发扬老师本人2014年所作的《覃汝先身世及覃汝先宗支先代世系辩正》,让我谈谈读后感想。前段时间,中华覃氏志编委会的覃修斌宗亲也曾请我对此作一分析探讨,以期对汝先公生年问题下一个结论。通过对原文进行研读,结合我近年来对汝先祖的一些求证,现作如下答复,如有不敬,请谅解!

发扬老师2014年《覃汝先身世及覃汝先宗支世系辩正》一文,已于当年在中华覃氏网发表,我曾经拜读过,石门覃业翼宗亲也于2018年发表过《湘鄂西覃氏先祖覃汝先生年考》一文。二人均主张宋朝说,将汝先公的生年定为宋元符戊寅即1098年。二文的“宋朝说”的观点归纳如下:

一、发杨、业翼二族贤坚持宋说的四个主要依据:

(一)石门添平所覃氏一修谱。

从《覃氏世勋图序》中说“岁之秋,覃侯字德容者(毅宽公),持其谱图谒予”;《覃氏先世世勋德记》说“按吾先世由汉唐宋元以迄明,历任边职,代有勋劳。故明正德时我毅宽公创修谱谍,因作世勋图以传后”说明自毅宽公开始启动家谱的创修。

长阳普舍堂族谱在介绍石门覃继勋的时侯记载了家谱中几篇文章的获得过程:(嘉靖)二十七年回所,班师而归。镇凯旋,河南阳武迪功郎孙翶赠有《南征凯旋序》。二十八年,公承袭,抵省相会罗野亭、李禹畴。会试司道抵京,缘镇筸功授指挥事。浙江姚翰林(讳正蒙、号目门)赠《家训序》。罗李二春元赠《都门忆别诗》。锦衣卫指挥张兰州赠图册。吏科都给事谢大东,山西主司事松滋谢谦亭(名佑武),选司主事李石龙(名应词),澧州知州郑南江,石门知县罗念山,慈利知县李义泉题赠《金门大路册》。

嘉靖三十二年,河南武孙翶赠《本所志序》。

三十五年,浙江嘉和县翰林宪赠《家训序》。

嘉靖四十四年,浙江溪陆翰林赠《家训序》。

这些记载说明,石门一修谱从毅宽公于正德年间开始最终成书当在嘉靖末年1564年,继勋公主持所事。这个时间距所谓的汝先公生年已相去466年。修谱历经毅宽、善教、世奇、继勋四代,前后六十余年,可以想象“向空中索祖若宗”的艰辛。“离历史发生时间越近记忆越清晰”的断言是事实,但人的大脑记忆也是有生理极限的,现在一般人大脑的记忆五六代人就可能出现错误,不难想象四百余年,按22岁一代人也有21代人之多,凭大脑记清楚460余年的祥细情况是不可能的。可以肯定地说一修谱是追忆记载的结果,因此产生错误是必然的。加之一修谱肇修于覃姓土司文教兴盛之初,资料馈乏,有错误也在所难免。

(二)、澧州华阳王于正德二年(1507年)为石门一修谱所写的《覃氏世勋图序》。序中说“岁之秋,覃侯字德容者(毅宽公),持其谱图谒予,曰我覃氏祖汝先者,受施州宣慰司职,其子伯坚守施州,遂家焉”,同时叙述“老谱兵燹失传,不敢附会,今将一脉正源缮写成册,请丐一言以为序”。澧州华阳王对于覃氏先世的序,完全是按照毅宽公所提供的口传记载“缮写成册”而作的,他没有理由否定毅宽公所提供先代世系的正确与否。一般替人作序,都是顺请求者的意思去写,不会也不可能指出其中存在的不实之词。而河南阳武知县,迪功郎、九溪梧山孙翱所写的《南征凯旋序》则明确地指出“粤覃氏之先,自伯坚公以来,历唐宋元,世有哲人,功绩显扬”。华阳王说生于宋,而孙翱说伯坚就是唐朝,正蒙序说“唯事耕业,潜德弗耀”,而《覃氏世勋图序》说“受宣慰司职”,这些说法前后茅盾,以名人序言来证明史实是不可取的。

(三)原载于一修谱的《覃氏水源木本》所记载添顺公之前的世系有多处逻辑错误。《覃氏水源木本》记载添顺公之前的世糸经不起推敲。有以下几点理由:

1、关于汝先公记载的生卒年(1098——1187),又说“公于庆元三年(1197年)随长子(伯坚)住施州。”去世十年后怎么会随长子居住?

2、伯圭公生卒年(1145——1218),而文中说“嘉熙三年右丞相史嵩督视西京,举魁授元帅职,镇守施州忠建等处”。嘉熙三年为1239年,伯圭公已经去世二十一年,如何能推举?

3、友仁公生卒年(1231——1317)。这个卒年是根据其享寿76岁推算出来的。而文中说“享寿76岁,卒嘉泰年”,而嘉泰年间是1201——1204之间,也就是说友仁公是在去世后近三十年才出生的,明显有悖常理。

4、光裕堂覃氏族谱世系考一文中从汝先公生年到绪祖公生年差来推算,这给计算带来了难题,因为绪祖公的生年有争议。我认为应当再向后一代,添顺公生于1329年这个时间是固定的,有记载可查,按一修谱的世系“汝伯仕友绪添”六个辈份,按小学算术电杆计算的原理,一段电线中间的电线段数是所有电杆数减一,这和遗传的辈数原理是一致的,所以六辈人就是五代人,1329-1098=231年,平均每代是46.2年。关于发扬老师所说的覃川龙儿子覃大胜是汝先公第六代,而覃大胜面世与汝先公相隔是184年。我认为可能是发扬老师计算有误。如果这样,那覃大胜当生于1282年(1098+184),覃大胜1394年被杀,那他就是112岁了!假设覃大胜被杀时60岁(我分析应当是在40—60之间),那覃大胜的生年当在1334年左右,而从1098到1334之间相差236年,与上同理也是五代六辈,每代47.2年。也不符合人类遗传学规律。

(四)石门光裕堂族人与鄂西各土司属分支覃氏对先代世系认可一致。2008年“鄂湘覃氏联谊会”与会人员按汝先宋代说所列代数,同代之间称兄道弟、十分亲热为证。如果把这都当成对历史世系形成的依据,那显得太主观,不符合历史唯物主义的历史史观。根据后代认同来推导古代遗传代序孰是孰非的做法,是不科学的,也是毫无根据的。

二、否定唐朝说的几点理由:

(一)否定添平所首领覃家彦所呈朝廷宗图册的正确性,认为属杜撰无据。

因三修谱世系源自家彦公1691年的呈给大清朝廷的宗图册,所以否定“宗图册”是宋朝说的第一论据。

首先是认为唐代的世系汝先公与伯坚公之间增加八代人均以上古帝王的名讳作为派系,不符合对帝王避讳的规则。(古代帝王用过的字后人都不能用了?当朝避讳可以理解)。在覃友仁与覃绪祖之间增加了九代人,在覃绪祖与覃添顺之间增加了五代人。《石门县志》编修主笔,添平五修谱首席主编原石门民委主任覃道荣,是覃氏文化的资深研究者,他在《民族古籍》杂志上发表了一篇论文,文中说道“康熙三十年(1691年),添平正千户覃家彦详细清查了覃氏历史官封档案,从汝先公到添顺祖传二十八代,已经考查详尽,并造册申报朝廷备案,且《大清一统志》《澧州志》《石门县志》《湖南通志》均取此说,驭臣氏(覃文统)三修谱始援家彦公《宗图册》将“汝伯仕友祖以外的二十二代以次补于正系之内,这既与史实相符,又与正史、方志一致,是我们覃氏源流的重要成果”。他还写道“四修谱将汝伯仕友祖作五代传承是一种倒退,也是一种错误”。从目前发现的覃宗伊家族的记载与原家谱记载不符的事实可以看到,当时在官方是有档案可查的,只是现在我们看不到了,所以家彦公当时可以通过官方的资料查询到覃氏的世系资料。且在覃家彦父亲覃祚昌为添平所志所做的序中就已经说明汝先公是唐朝人。

家彦公所呈给朝廷的宗图册这一事件发生在1691年,比三修谱1876年早185年,而两个版本的石门县志(嘉庆版和同治版)都早于1876年,所以说是家谱影响了方志是没有根据的,循环质证也就没有依据。

其次,覃添顺的父亲如果是覃盘,一修谱一定会将他记载于册。在传统光宗耀祖的封建社会,父以子贵,覃添顺发迹之后,一定会为他竖碑立传,怎轮得上你十五世的覃家彦来追记。在家彦公的宗图册中,并没有说盘公与添顺公是父子关系,而是土官传承的代序关系,就象“毅恭-善政-毅宽-善教”一样,两辈人而土官传了四任土官,所以要认真的分析宗图册文字,不可意断。还有个问题值得研究,一般写墓志铭是会将祖考世代信息记录下来的,可添顺公的墓志铭没有记载,不知何故。是李东阳先生的疏忽呢还是另有原因,还是不得为外人道的隐情呢?

其三,一修谱上没有记载汝先公天宝护驾受封等内容,后来就不应当添加。因为覃家彦偏居石门一隅,没有能力去考古。这种观点也有失偏颇,考古资料的发现是递进的过程,前人也许没有机会和手段,但后人会逐步从新的发现中去否认前者。

其四、家谱的计算世代以大房为准,光裕堂属汝先公的幺房,记载不足为凭的说法,更是站不住脚的。因为施南土司属宗支(也就是所谓的大房)的覃氏族谱是乾隆二十年“石门添平家爵持谱来宣合修”的结果,所以所记载的世系是照抄石门光裕堂的“研究成果”,如果否定光裕堂,施南的先祖世系同样也要否定。而不同于施南土司属宗支族谱的是散毛司覃氏宗谱,早于施南族谱近百年,没有受石门影响的记载,所以他们的世系是从唐朝开始的,而被二位宗亲选择性忽视了。

(二)覃业翼宗亲否定杜甫诗覃山人隐居中的“覃山人”即是“覃仙”的结论。他认为覃行璋被安置到洵水会报朝廷不杀之恩,所以推论杜甫诗中覃山人为覃行璋后裔。在《旧唐书.列传一百叁拾四》杨思勖传记载“溪州蛮首领,开元十二年(724年)率众反,黔中道招讨使杨思勖率兵讨之,生擒行璋,斩其党三万余级,旋赦,为商州洵水府别将(从七品),以羁縻其族”。覃山人于大历二年(766年)就已经去世,而覃行璋迁洵水发生在724年以后,如果覃行璋后裔于724年之前出生,则其后裔也还仅四十余岁,大历二年时称不上寿星,所以此推论没有依据。且覃业翼宗亲所认为杜甫“不可能也没有必要刻意把‘仙’字写成‘山’字,因为仙和山都是平音字......”我想他是没有仔细看,我文中是说“山人”为“仙”,不是说“山”就是“仙”。宗亲对文字理解明显有误,我不再叙述。

(三)覃业翼宗亲根据《宋史》林翌传,认为覃汝翼可能就是覃汝先。把宋代林翌所任夔州是在1162-1182年之间,而汝先公宋说生于1098年,当时64岁以上,因此得出“覃汝翼”可能就是覃汝先或者是覃汝先的兄弟的结论,当与林翌有时间上的交集,但宋说的还有个关键是汝先公为一介布衣,何以2000人伐其丧?所以此推论也不能自圆其说。

三、还有个观点就是如何对待古人的态度。我们覃氏文化的核心是孝,对古人追求真理的态度,应当引以为我们学习的榜样。可以怀疑他们的成果,可以评价其成果的优劣,但不可以“乱祖宗、乱兄弟、乱子孙”“大不孝”等辱骂性的语言进行人身攻击。且不说覃家彦、覃文统在当时条件查找资料有何艰辛,毕竟都是去世几百年的覃氏先人。讲事实,摆道理,拨乱反正无可厚非,对前人还是保持敬重之心为上!

除对以上二宗亲观点解析之外,我还想就有关的历史记载罗列出来,以供各位宗亲深入探究。这些证据足以说明在1098年之前,施州覃氏就是豪强大族,而并非是1098年之后覃氏才发达的,如果把宋朝的汝先公定为始祖,那他们的牌位又将何处安放:

1、光启二年六月十九日886年张家界摩崖石刻记载的覃为胜、覃焸;

2、后晋天福四年(939年)溪州铜柱上的三位人物:覃彦仙、覃彦霸、覃彦胜;

3、大中祥符六年(1013年)夔州儌外蛮覃如倌率领83人到开封向北宋皇帝进贡;

   另外,我早在去年就曾经发表过《汝先公唐宋考》一文,对我近年查找资料所得到的有关信息进行了总结,我们寄希望于后来者,期待有更多的发现,以解我祖汝先公身世之谜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关于道祥支系属覃莫公力庚派支的..


下一篇汝先公唐宋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