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分享 宗亲留言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发布时间:2009-09-26 02:44:43 浏览:2500次 评论:0

图片介绍

娄中三杰陈从、覃儿健、谭戎(又称桃源三杰)

自从东汉光武帝建武二十三年至二十五年(47~49),相(向)单程的反抗被镇压下去之后,东汉政府除了向土家人征收大口每岁一匹,小口二丈的“布”而外,还“猥增贡赋”,对待“蛮人”更是“仆役垂楚,过于奴虏”。土家人“愁增赋役,困罹酷刑”。在这样的情况下,居住在娄中、澧中的土家人陈从、覃儿健、谭戎便不得不“邑落相聚”揭竿而起,反抗东汉王朝的统治,后被称为“娄中三杰”。
        陈从(?~76),东汉娄中(今桑植县淋溪河)人。他幼习刀弓,行侠仗义.成为当地土家人拥戴的首领。为了反抗东汉政府“猥增贡赋”和“徭役失平”,他于章帝建初元年(76)率领土家族人民一举攻破零阳(今慈利县),在将近一年的时间里,捣官府,杀长吏,抗贡赋,深得人民的爱戴和欢迎。东汉政府对陈从的“反叛”深恶痛绝,这年冬天,命令武陵郡收买“零阳蛮”五里精夫四千余人将陈从打败,残杀土家人四百余人,陈从也英勇就义。
        覃儿健(?~79),东汉娄中人。他从陈从的反抗中吸取教训,先在淋溪河的了云寨建立大本营,名日覃寨,号称天子园。了云寨座落在一座大山顶端,方圆六十公里,三面峭壁深溪,仅三条羊肠小道可通。山上有坪,水源充足,广敉十亩,可以开垦。他依仗险要,率领土家人民在这里一边学武艺,演练战法,商讨策略;一边开垦田地,生产自屯。当兵强马壮,粮食丰裕之时,便于建初三年(78)十二月攻占零阳、作唐(今安乡)、孱陵(今湖北公安),杀官吏,烧官府,声势浩荡,使章帝刘火旦极为恐慌。建初四年(79)春,刘下大力气征发全荆州七郡雄兵,加上汝南、颖川之施刑徒五千余人抿守零阳,但未敢向覃儿健用兵,恐蹈刘尚、马援覆辙。后来,刘多次派人到充县(今桑植县)用挑拨离间和收买等伎俩,“募充中五里精夫不叛者四千余人”,从内部打击覃儿健。在内部分裂不能统一的情况下,覃儿健退守了云寨。跟踪追剿的官兵进入娄中后,大肆残杀土家人民。覃儿健为了所辖区人民的生命安全,曾主动向东汉政府“请降”。东汉政府乘其所危,未于准允,最后攻破覃寨将覃儿健杀害了。(见《后汉书》卷一六)
        谭戎(?~95),东汉娄中人。覃儿健举兵时,谭戎尚幼,即对覃儿健十分敬仰。待他长大成人后,继承其衣钵。于永元七年(95),率领土家人民据天子园,燔烧邮亭,杀死长吏,轰动一时,后来也被武陵郡击败。
        陈从、覃儿健、谭戎的举众反抗,曾威震中华大地,使东汉王朝忐忑不安,但却未使东汉政府作寸步的退让。顺帝永和元年(136),武陵太守李进反而上书顺帝刘保说:“蛮夷率服,可比汉人增其租赋”。当时刘火旦保身边的重臣“皆以为可”。独有尚书令虞诩说:“自古圣王,不臣异俗,非德不能及威”,主张“羁縻而绥抚之。”他还说:“先帝旧典贡税多少,所由来久矣,今猥增之必有怨叛,计其所得不偿所费,必有后悔。”(见《后汉书》卷一一六)虞诩的主张没有被刘保采纳,反而下令猥增税赋。这年冬天,娄中,澧中蛮果争贡布,非旧约,遂杀乡吏,举众反叛:永和二年(137)春,土家族人民自动“邑落相聚”,以一万人围攻充城,以八千人冠夷陵道(今湖北宜都)。后被武陵太守李进镇压,斩首数百级而降。(见《后汉书》卷一一六)。

热图排行

评论

我来说两句
帐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